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野风雨

华殿烟云短,野山风雨长。

 
 
 

日志

 
 

花开花落又一年(山野原创散文)  

2011-02-07 08:53:50|  分类: 散文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开花落又一年

 

春节总是在雪花和梅花的无声交接中度过,尽管我们这儿处于中国南北交界处很少下雪,但是在电视上没少见到下雪。

春节前开始的春运可谓极具中国特色,仿佛有人一声令下,中国大地上立刻到处是涌动的人流,浩浩荡荡,蔚为壮观。究其原因恐怕只有两个词是每个人心中最大的推手,那就是家和亲情,只为赶上除夕那顿热乎的团圆饭。虽然我从未真正融入过这样的大军,但我感同身受。

顶风冒雪拼命往家赶倒是有过几次,其中一次是一九八七年的除夕。

那天吃过午饭,父亲叫我到淮阴去卖剩下的窗花(我们这儿过年或是其它喜庆日子贴在窗户上的镂空的红纸,和对联一样吉祥喜庆。)那年父亲为了改善家里过年的条件,提前一个月骑车到宝应买回许多大红纸,制作蜡板,设计图案,再打磨几把精致锋利的刻刀,然后就开始没日没夜地刻凿窗花。那年直到除夕上午还剩下几十板窗花没卖,父亲就提出和我分开去卖。他就在王营卖,让我到市区大闸口去卖,说那儿人会很多。记得我来到大闸口的桥上,先在地上铺一张大塑料纸,然后把各式窗花整齐地摆放好,再然后就是一边跺脚一边等候买主。不知何时天空开始飘雪,而窗花一张没见少,我开始有了想哭的感觉。“这孩子肯定是乡下人,都这个时候了还在这儿。”我一看是一位阿姨,她边说边向我的摊子前走过来。我记得她一下就买了五门(一门是五张,一板是一百张),我更记得,后来来买的人越来越多。等我终于卖完了窗花,天已经黑了,但不管怎么说心里非常开心。我骑上自行车向北飞蹬,顶着寒风,冒着越来越大的雪。快到家的时候,我远远就能望见我家门内透出的灯光,我感觉它开始融化我心里的雪花。

时光荏苒,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从三年前开始我又多次经过大闸口,因为女儿在新淮中上了三年高中,我的工作单位到我们在新淮中对面的租住房之间的路线,必定经过大闸口。有时是匆匆而过,有时时间宽松一点,我会停下电动车,到当年卖窗花的台阶上站一站,想找回二十多年前的一点回忆。

而今于我来说,可能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忙年了,虽然经济条件并不宽裕,但也衣食无忧。只是再也没有那种急切地回家的感觉了。当年让我去市区卖窗花的人早已不在了,母亲也因疾病和我阴阳相隔,妹妹嫁在扬州,虽说不是很远,但经常见面却是件难事,老家的房子也因着年久失修,屋顶也已见了天。现在一家三口虽然住在城里,但忙年的感觉少之又少,年味淡之又淡。年前我们在超市买了不少吃的用的,到今天冰箱里还有一大堆。除夕晚上,我们坐在电视机前,磕着瓜子,因央视春晚还没开场,我就浏览了一下新闻,铺天盖地的仍是返乡的人们,我想又有多少人今夜无眠了。

人来人往何处去,花开花落又一年,坐在我身边的女儿,你可也有这样的感觉?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