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野风雨

华殿烟云短,野山风雨长。

 
 
 

日志

 
 

伞(散文原创)  

2010-07-21 07:04:31|  分类: 散文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外,雨仍在不停地下着。我站在阳台上向下看去,几名孩子撑着雨伞在雨中嬉戏,在他们看来,这雨成了最好的玩伴,雨中能长出无尽的快乐。看着孩子们手中的伞,极像一朵朵盛开的花,彩色的花,会飞动的花,在雨中给我传递快乐的花。不由地,我想起了那时的雨,那时的雨,没有给我带来一丝快乐,倒是给我的童年蒙上了至今挥之不去的哀怨。

小时候,那时我正上小学。那时我最怕的就是下雨了,因为天一下雨,就会让我产生无尽的惆怅。因为我没有一把像样的雨伞,哪怕是一把油纸伞,我也没有一件能遮风挡雨的雨衣。所以当上学的时间越来越临近,看着雨没有一点停下来的迹象,看着村里几个家庭条件好的同伴们或打着雨伞或穿着雨衣从我家门前经过,我的心里岂止是惆怅,更多的是痛苦渐渐把我包裹起来。不上学是不可能的,母亲也有办法的,她把废弃的化肥袋折叠几下,我就顶着这化肥袋做成的“雨衣”冲进雨中。虽然它的作用远没有真正的雨衣管用,虽然放学回到家时,我的衣服几乎全湿了,但至少让我的心少挨了雨。同时我也对能拥有一把像模像样的雨伞或一件真正意义上的雨衣充满了强烈的渴望,渴望长大后自己挣钱,能骄傲地、无虞地行走在雨中,不管雨下得怎样大!

事实上,随着年龄地增长,对于儿时目标的渴求程度渐渐消减。因为我渐渐体会到,一把伞或一件雨衣是无法遮挡人生的风雨的,只有母亲宽广的胸怀才能真正让我走得从容和坦然。

记不清了,有多少次我无助地立在风雨中,总是母亲走过来,然后搀着我的手,一步一步走回家里。性格暴躁而倔强的父亲经常狠狠地惩罚我的一点小错,有一次,我被罚跪在草垛旁,膝盖下是竹扫帚。“没有我的话不准起来!”抛下这句话,父亲去忙别的了。我就跪在那儿,头顶是毒辣的太阳,不一会儿我全身像浇水一样,有汗水,也有泪水。不知什么时候,母亲来到我的身旁,伸出双手把我抱了起来,一直抱到屋里放在凳子上。我发现,母亲的脸上全是泪水。

真的,母亲就是我头顶那把硕大的伞,就是那件最贴身的雨衣。可是直到她临终时,母亲始终不曾拥有一件属于自己的雨衣和属于自己的雨伞,这短暂的一生,她风里来雨里去,终于像一棵飘摇的小草,倒在了风雨中。从此,我失去了这把遮雨的伞,我失去了这件挡风的雨衣。

每年清明,我都要回到老家,来到母亲的坟前。多少次,我都把她的坟看成了一把雨伞,母亲就在里面,高高地举着。

“看啊,雨不下了!”楼下孩子们的欢叫声把我从记忆深处唤回。是啊,天上真的开始放晴了。可我总觉得,心里的雨还在下着,但我不慌,因为有一把伞撑着,为我撑伞的人就是母亲。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