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野风雨

华殿烟云短,野山风雨长。

 
 
 

日志

 
 

2010年06月07日  

2010-06-07 18:0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想起母亲,我就心酸。

短暂的一生,却吃了世间无数的苦。在我的记忆中,本来家庭就很贫困,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母亲本就瘦小的身子更显单薄。我本来有一个小我三岁的弟弟,1980年,我记得很清楚,那时我上小学二年级,有一天下午放学回到家,我惊呆了,中午我上学时还躺在床上的弟弟不见了!母亲躺在床上哭泣,父亲则坐在一旁暗暗落泪。尽管我当时很小,但我一下子全明白了,弟弟走了,永远走了,是被白血病带走的。

自那以后,母亲脸上鲜有笑容,整天都很忧郁。后来,我又有了一个妹妹,而自打生了妹妹之后,母亲的身体每况愈下。后来我读了师范,每个星期都要回家。每次我都能看到母亲坐在门前,望着我回来,眼里尽是慈爱。

母亲的病不止一样,哮喘,风湿性心脏病。天气变凉,特别是冬天,母亲几乎不能离开床。有时看着她一阵咳嗽,我就心疼,生怕她一口气憋不上来。到后来,她的脸上渐渐浮肿起来。

我工作的第一个月的工资才一百一十多元,我拿出几十元给母亲买了一些滋补品,没曾想,她竟然批评了我,说她用不着,还说我日后还要找对象,要我聚钱。1991年年末,学期临近结束,我正在教室监考,老家的叔叔给我带来母亲去世的噩耗。

我真的很难受,她才四十五岁。

现在,每当我回到老家祭祖,乡亲们总说:“你妈没命过啊,要不然现在的日子多好啊!”每次听到这话,我的鼻子就直发酸。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